未分类

最新版mt4下载正版官网

随后,在慕容复描述下,琪琪格将喀丽丝的画像画了出来。但见画中之人长辫小帽,作回人少女装束,美艳无匹,光彩逼人,秋波流慧,樱口欲动,便如要从画中走下来一般。

众人围观画像,无不啧啧赞赏,也不知道究竟是人美,还是画美,琪琪格画完之后,也不由愣住,喃喃道:“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张有成等人虽然觉得画中之人极美,但心中清楚,这女子与慕容复的关系怕是不浅,遂不敢表露出什么来,接过画像后,朝慕容复郑重保证道,“属下这便派人连夜将其拓印,尽快将人找到。”

慕容复点点头,许久不见喀丽丝,当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心中的思念瞬间被勾了出来,一时间,愈发的想念喀丽丝了,也愈发的担心这个单纯至极的女孩儿,生怕她遇到什么不测,想了想,又补充道,“尔等在搜寻之时,尽量低调一些,若是落入有心人的眼中,怕是会打草惊蛇。”

“谨遵公子令喻!”张有成恭敬应道。

“莫愁,”张有成等人走后,慕容复转首看向李莫愁。

“师尊有何吩咐?”

“你前往血影殿分舵,召集血影殿之人加入搜寻,尤其是代州城这里,多派些人手过来。”

“是,”李莫愁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迟疑,终是问道,“敢问师尊,此人对师尊很重要吗?”

慕容复怔了一怔,但见李莫愁眼中那丝莫名的意味,登时反应过来,微微一笑便说道,“此人对为师的重要程度,与你一样,你明白么?”

李莫愁默然片刻,“弟子明白了,弟子告辞。”

李莫愁走后,慕容复神色阴晴不定的变幻一阵,随即朝福缘客栈老掌柜问清宝亲王府的位置,便飞身出了院子。

徐璈犹如出生芙蓉

雁门关历来均是兵家兵争之地,又是清廷防御蒙古的咽喉所在,宝亲王弘历自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当年失去皇位之后,才会苦心谋划代州作为封地,如今经营了十几年,可谓是固若金汤,铁桶一片。

莫说是康熙,便是蒙古举兵来犯,也未必能够拿得下代州城,也难怪康熙会忍不住对宝亲王动手了。

由于福缘客栈距离宝亲王府极远,正好是整个城池的南北两面,慕容复干脆绕着城墙转了一圈,对代州城的防御情况有个大概的了解。

“好家伙,不愧是代州城的土皇帝。”慕容复站在宝亲王府附近的一座楼上,目光所及之处,正好能将整个王府纳入眼底,脸上露出淡淡的讥讽之意。

这宝亲王府占地面积极大,即便称之为代州城的内城也不为过,放眼望去,王府东面是一个巨大的较场,而西面,似乎是什么府库重地,隐隐能看到黑压压的人头攒动,中间一座雄伟的大殿,大殿后方,有好几十处院落,鳞次栉比,坐落有致。

此外,府中守卫极其森严,就慕容复看到的巡逻士兵,便不下千余人,许多地方还有重兵把守。

慕容复粗略观察一番王府的布局后,双腿拔地而起,长身划过夜空,朝王府西面飞去。

王府中,明哨暗哨极多,甚至还有专门修建了哨塔,不过以慕容复的轻功早已,又有夜色掩护,自然无人能够发现慕容复从空中掠过。

慕容复落地之后,四下打量了一眼,四面都是房屋,门窗皆为铁水浇筑而成,并上了锁,可见定是存放什么重要东西的地方。

不过慕容复忧心柳生花绮,此外,也很想看看宝亲王所纳的妾室到底是谁,是以并不关心铁屋中存有什么。

想了想,慕容复当即朝王府后院行去。

七拐八绕行了一阵,慕容复不由得微感烦躁,在外面看时,这王府的布局颇为简单,可当进到里面时才发现,房屋多得眼花缭乱,而且几乎都是一模一样,似乎不管他怎么绕,都是在原地打转。

其实他不知道,这宝亲王府在修建之初,曾请高人规划过,内含奇门阵法,不知道特定走法的话,一旦身陷其中,便很容易迷失在里面,等待的只有被抓捕的命运。

当然,这也只是部分区域,王府的仆役丫鬟、家眷等,这些人的住处,自然不可能设有阵法。

慕容复隐约猜到一点这里的蹊跷之处,奈何他对奇门遁甲一窍不通,正皱眉苦思,忽然,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子时已到,换班巡逻。”

慕容复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不多时,一队兵丁行了过来。

慕容复心中一动,悄悄尾随上去,周围的房屋渐渐地变了模样。

慕容复暗道一声“果然”,同时,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惊叹,以前他只听说桃花岛上设有奇门阵法,能够将人生生困死在岛上,据说当年武功臻至绝顶的老顽童,便被黄药师利用桃花阵困在岛上数十年。

一直以来,他都不怎么在意,可现在却是亲身体验过了,不由寻思,是不是燕子坞也布下这么一个奇门阵法,届时燕子坞的防御将大大增加,也可以省了许多人力。

当然,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天下精通奇门阵法的,他只知道黄药师一人,王重阳勉强算一个,不过请这二人来替慕容家布置看家阵法,岂非等同于将慕容家的秘密悉数告知二人,慕容复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思绪间,慕容复悄悄跟随前面的兵丁,已经走出了那片阵法区域,来到中心大殿处。

慕容复松了口气,身形闪动,直接掠过大殿,朝后院奔去。

约莫一炷香后,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厢房中,慕容复负手而立,身前颤巍巍的跪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

“这位……大侠,奴婢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以不将奴婢先前所做之事说与别人吗?”丫鬟似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害羞的事,脸色通红。

原来慕容复到得后院后,径直来到仆役丫鬟居住的区域,本想抓个人探探路,却是意外见得眼前的小丫鬟,竟然正在自己解决某种需求。

慕容复心中好笑之下,便直接闯进屋中,打断了女子,并以此威胁她说出宝亲王及王府几个重要成员的住处。

慕容复脸上不置可否,忽的问道,“对了,听说王府中来了一个漂亮女子,你们王爷要纳她为妾,你可知道此事?”

“不……不……知道,”丫鬟脸色微微一变,神色略不自然的说道。

“怎么?你就不怕我将你今晚所做之事传扬出去?”慕容复自是看出其神态的不自然,当即狠狠威胁道。

不料此女却是摇摇头,“奴婢……奴婢本就是一个下贱之人,大侠就算说了出去,又有几人会将此放在心上,奴婢不过是丢些脸皮罢了,但大侠所问之事,却会连累奴婢丢了性命,孰轻孰重,奴婢还是分得清楚的。”

慕容复微微一愣,没想到只是打听一个妾室的讯息,却会累及性命,若非宝亲王特别有过交代,这些丫鬟怕也不至于此,心思一转,便冷声说道,“难道你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么?”

女子身躯微微一颤,急忙磕头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哪里能够知道多少,还请大侠念在奴婢命苦的份上,绕过奴婢吧。”

听得小丫鬟如此卑微的话语,饶是以慕容复如今的冷酷无情,也不由动了一丝恻隐之心,沉吟半晌,终是摆了摆手,“起来吧,别哭了,我不杀你就是了。”

“多谢大侠,多谢大侠。”丫鬟连声道谢,但见慕容复转身要走,她张了张口,却是说道,“奴婢身份低微,只知道王爷最近确实在张罗纳妾,新来的姑娘应该住在东厢院,至于具体住哪,奴婢就不知道了。”

慕容复顿了顿,忽的回过头来,咧嘴一笑,“以你的条件,寻一个如意郎君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必自己解决呢?”

女子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大窘,轻轻啐了一口,急忙低下头去。

“对了,东厢院怎么走?”

女子似是在愣神,猛地一听慕容复如此发问,脱口说道,“出门右拐,往前行一段,有一个花圃,穿过花圃就是……”

“东厢院”三字尚未出口,女子登时反应过来,不过显然已经晚了。

慕容复道了声谢,身形一晃,消失在屋中,之留下一个淡淡的声音,“姑娘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是你说的。”

丫鬟微微松了口气,若是被人发现她通敌的话,绝对是要被处死的。

慕容复离开小屋之后,按照那丫鬟所言,出门右拐,往前行得一段,果然有一个花圃。

穿过花圃,是一片院落,约莫十余座,其中不乏精雅别致的小院,也有极尽奢华的楼阁殿宇,而且每一座院落,修葺的都不一样,可谓是别出心裁了。

“这老家伙想做什么?与康熙的后宫相比么?”慕容复喃喃一声,随即一眼看向离得最近的一座别致小院,闭目感应一番,院中只住了一人,当即摸了进去。

此时小院的烛光已经完熄灭,显然主人已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