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野花电影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

..co,最快更新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节!

联邦中心城外。

已经处在火山喷发阶段的熊韵老祖突然身形一震,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与骇然之色。

“蛟安逸竟然也挂掉了?!”

这是刚刚龙蛟老祖悄然传递过来的一丝神魂传音,只有熊韵老祖一妖能够听得到。

熊韵虽然恼怒龙蛟这个二伍仔在关键的时候摆了它们一道,让它们黑白熊一族来做马前卒。

但是两家毕竟还是盟友的关系,至少表面上还没有撕破脸皮,它也相信龙蛟不会在这种问题上跟它耍心眼儿。

“地蛟一族的两只半皇都已经挂掉了,想要龙蛟这老东西出手的打算怕是彻底指望不上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熊飞它们三个是不是也步了蛟安逸的后尘?”

熊韵心中打鼓,对眼前这座护城大阵越发忌惮起来。

同时他也有些后悔,之前为何没有在黑风城多留一位半皇镇守。

现在可好,玉生长老一死,黑风城内唯一的一位能够向它们远距离传送神念波动的半皇也断了讯息,搞得它们根本就不能及知知晓熊飞三妖命火是否熄灭的消息。

波波头纯妹子白丝美腿俏皮卖萌吊带香肌写真图片

完被动了啊!

熊韵现在已经不再抱有太大的希望,地蛟一族的两位半皇都已经先后遇难,熊飞它们三个估计也是一样。

熊韵现在已经有些不太敢想能否将它们都带回圣地了,它现在甚至已经觉得,能不能保下熊印神子似乎都已经是个很大的问题了啊。

“这绝对不是巧合!这一切应该都是人族事先就定好的阴谋诡计!”

熊韵现在越发相信黑风谷圣地遭遇袭击,熊玉生长老遇难身亡,绝对不是寻常的妖族内斗那么简单,这背后,肯定有着人族的算计在其中。

“老二、老三,们两个这就离开,先去把西北方向那座人族小城给我灭了再说!”

熊韵老祖怒视着李良才三人,突然高声向身边的二长老与三长老吩咐了一句。

现在它已经懒得再跟眼前这三个人族半皇墨迹下去了,它知道,如果不见点儿血,不让这三个愚蠢的人族半皇看到它们鱼死网破的决心,这三个老油条能给它墨迹到天荒地老。

尤其是知道了黑风谷圣地遇到袭击的消息之后,李良才三人现在巴不得多拖延一些时间呢。

“是,老祖!”

熊韵身边的两只黑白熊半皇同时躬身领命,二话不说,破空即走。

“阿弥……那个陀佛!”

天蝉子轻打了一句佛号,身上的精神力量骤然迸发,瞬息之间将方圆百里内的空间规则搅起了一片涟漪,恰到好处地打断了两只黑白熊半皇即要离去的身影。

“几位施主不要这么暴躁嘛,凡事好商量,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佛祖听到了是要怪罪的!”

天蝉子一脸地慈悲态,遥看着脸色已经黑成墨汁的熊韵老祖,淡声道:

“几位施主不就是想要熊印神子的平安归来嘛,多简单的一件事情,何必要搞得这么复杂这么血腥呢?”

“上天有好生之德,哪怕是一只蚂蚁,一只苍蝇也都有在这片天空下生存下去的权利,更何况熊印神子还是已经开了灵智的妖族……”

“我佛慈悲,贫僧素来心软,平日里最是见不得这种打打杀杀的场面,不如今天就由贫僧来做个东,跟大家说和说和……”

熊韵老祖嘴角一抽,心里腻歪得不行。

三个人族半皇之中,就数这光头最不是东西,嘴上说得天花乱坠,慈悲满怀,下起杀手来特么比谁都黑,比谁都凶残。

这些年来,光是熊韵老祖所知的,死在天蝉子这个死光头手中的帝级甚至于半步妖皇就已经超过了百位之多。

谁要是相信这丫慈悲,那它可就真是瞎了眼,离死估计也不远了。

熊韵老祖看得很清楚,哪怕是现在,这光头看是在说和服软,其实还不是叨逼叨个没完,在故意拖延它们的时间。

这些人半半皇,都不是好东西,皆不足信!

“老二、老三,们是死妖么?!”

熊韵老祖直当天蝉子是在放屁,根本没有理他,回头怒视了二妖一眼,厉声道:

“是不是不使用空间神通们特么连路都不赶了?!要不要本皇亲自送们一程啊?!”

“知道了,老祖!”

“老祖息怒,我们这就出发!”

两只半皇一个激灵,瞬时便明白了老祖的意思,不敢在原地继续停留,直接飞身而起,疾速向西北方向飞去。

哪怕不用空间规则,半皇大妖的飞行速度也是一瞬千里,想要赶到熊韵老祖所言的那座人族小城对它们来说,毫无难度。

刚刚之所以没有立即出发,只是觉得熊韵老祖这是在故意逼迫人族半皇,是一种心理上的比拼博弈,并非真的要灭了那座小城。

毕竟熊印神子还在护城大阵之中,生死未知,它们若是冒然大开杀戒,无疑于是在火上浇油。

所以,在看到天蝉子出手将它们拦下之后,二妖以为老祖的目的已然达到,本能地没有再继续下去。

但是现在,感受到熊韵身上传递过来的澎湃杀机,两只半皇长老也有些摸不准熊韵老祖的打算了,听到熊韵老祖的怒吼,二妖不敢再有丝毫犹豫,继续飞身而走。

“且慢!”

看到这种情况,天蝉子的叨逼叨自动停止,李良才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探入护城大阵,一把就将杨帆分身给拘禁多时的熊印神子给拎了出来。

“熊印小崽子就在这里,不想它死的话,都给老子老实一点儿!”

李良才的声音洪亮,一言传千里。

听到他声音之后,已经飞身出去至少百里范围的黑白熊二长老与三长老的身形骤然一顿,不敢再往前多飞一步。

熊韵老祖也不由长松了口气,暗中向二妖传音:“行了,都回来吧!”

刷!

二妖依言回归,抬眼看到此时正被李良才给掐着脖子拎在手中的熊印神子,神色不由皆是一愣。

啥么情况?

那个浑身上下清洁溜溜儿,连一根熊毛都不见了的白皮怪物,是熊印神子?

要不要这么凄惨?

扒了一身的衣服与宝甲也就罢了,为什么连遮羞的熊毛也没给它留下一根?

是哪个混蛋这么凶残,还有没有人权了?!

如果不是熊印神子身上传来的妖力气息与魂力气息是那么熟悉,在场的这些黑白熊大妖还真不一定能够认得出它来。

褪了毛的熊印神子,看上去是那么地陌生,一但别扭,还有点儿恶心啊有木有?

事实上,何止这是这妖族啊,李良才、天蝉子与诸葛信诚也都被吓了一跳。

杨帆分身这是做了什么啊,怎么把人家身上的熊毛都给褪了,而且还褪得这么干净,连一根都没有留下啊。

这丫,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心理癖好啊?

再看被剥得犹如白皮猪一样的熊印神子,没了毛发的遮掩,肥肥胖胖的小圆脸,看去还真有几分与人族相似,顺眼了许多有木有?

这就是人族与妖族之间的审美观不大相同了。

在黑白熊眼中,没了熊毛的族人是病态的,丑陋得一批。

而在人族的眼中,脱了毛的黑白熊反而更顺眼,更加地憨态可掬。

“老祖救我!”

熊印神子体内的妖力枯竭,识海被禁,被李良才掐着脖子拎在手中,没有半点儿反抗的余力。

不过在看到熊韵老祖还有熊韵老祖身边的几位半皇长老之后,整只妖一下就精神了起来,扑腾着四肢,高声向熊韵老祖求救。

它做梦都没有想到,它竟然还能活着从那座可怕的护城大阵之中脱身。

只有它自己知道在过去的这十几分钟里,它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这绝对是它这辈子所经历过的最最最黑暗最最最倒霉的一天!

神兵被夺,至宝被偷,晋升的根基被毁,这也就罢了,更过份的是,这套阵法,或得说是操纵这套阵法的人竟然变态到连它身上的毛都不放过。

都被扒光了啊!

从小到大,熊印神子感觉自己的身体从来都没有这么干净过!

耻辱啊!

不过好在,它总算是活着从里面出来了,虽然暂时还没有完脱离危险,但是只要能从那座变态的护城大阵之中摆脱出来,就已经够了!

它相信对面的熊韵老祖一定会有办法让它平安回归。

毕竟,它始终都是白熊妖皇最看重的子嗣,亦是黑风谷圣地下一任的继承者,无论如何,熊韵老祖都不会让它死在这里。

它现在能够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说吧,什么条件才肯放我族的熊印神子回来?”

熊韵老祖投给了熊印神子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目光再度转移到了李良才的身上。

只要熊印神子还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可以回旋的余地。

“好说,老夫也不是那种贪心的人,”李良才不带犹豫地,直接就开口出价:“只需要一百斤地脉灵液,就可以把它换回去,须尾,童叟无欺!”

熊韵老祖的嘴角一抽,有一种想要扭头就走的冲动。

净是瞎扯淡!

地脉灵液什么时候开始用斤来做计量单位了?

特么,当初它们从灵脉秘境之中收集到的所有地脉灵液加起来也没有一百斤啊!

这个李良才忒不是个东西,就算是漫天要价,也没有像他这么胡来的!

“最多一百滴!而且们要先放熊印神子回来!”

熊韵老祖开始耐着性子就地还钱,没办法,主动权现在人家手中,哪怕是心中再气,也得强忍下来。

“一百滴?”李良才一撇嘴,“打发要饭的呢?看样子这个熊印神子也没有想像中那么重要嘛,要不还是干脆弄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