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万部av免费app

,最快更新好孕连连:总裁爹地霸道宠最新章节!

凌源的脸顿时晦暗下来,剜了一眼宁溪。

宁溪假装没看到。

叫他背地里跟人私会!

“既然们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宁溪便要离开,身后女人却叫住了宁溪:“战太太,等一下!”

“还有事么?”“没什么。”苏青回以一个微笑,偷瞄了凌源一眼,才说:“我只是想跟说明一下,我觉得凌先生为人善良,还救了我的命,不像说的那样坏脾气,至于长相……心灵美

胜于一切,说对吧?”

说罢,苏青故意挽上了凌源的手臂,凌源竟也没有把她推开。

宁溪盛怒,眼睛都红了。

对着两人挽着手臂去往阳台的背影,咔嚓一声拍了张照,发给郭尧。

“认识么?”

早安!早上好心情

郭尧暗道糟糕,想蒙混过关,忽略了这条信息。

过了一会,宁溪又发来一句:“这个女人是谁?”

没办法了,郭尧只好硬着头皮解释:“她是殷城纪检委最高委员的女儿苏青。”

原来是纪检委委员的女儿……

宁溪哑然失笑。

战寒爵八成是在利用她查郑先生。

想到刚刚逞口舌之快,就觉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算了,她还是把精力放在慕婉婉和那个假货身上吧。

从洗手间出来,宁溪站在走廊巨型盆栽之后,阴影笼罩,她看向宴会厅,“战寒爵”正享受着宾客簇拥的感觉,万众瞩目。

她特意避开了摄像头,找到提前收买好的服务员,交代了几句。

服务员颔首,立刻照办。

他走到“战寒爵”的身边,对着男人低语了几句。

“战寒爵”立刻露出一脸猥琐的表情,然后笑眯眯地和其他宾客打了声招呼,接着去往了二楼的酒店房间。

宁溪把这一幕收入眼底,然后发短信询问慕峥衍:“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有我出马,一个顶俩。”

“辛苦,不过还要再帮我缠着沈恪一会。”

“没问题。”

盯着屏幕上慕峥衍回的短信,宁溪顿时长舒一口气,继续在角落里站了一会,看到慕婉婉风骚地扭着腰,去往对面的电梯,满意地勾了下嘴角。

这份礼物,“战寒爵”一定很喜欢吧?

又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宁溪才从走廊离开。

她立刻装作焦急的样子,到处寻找“战寒爵”,逢着宾客就问。

宾客们也热心地给她解释——

“爵少刚才还在这里的。”

“我看到爵少好像往二楼的方向走了……”

“可能是有什么事,暂时离开了,也或者是去洗手间了……”

宁溪一路询问着,就问到了沈恪面前,此时,沈恪正和慕峥衍攀谈着有关一个新型能源项目的计划,听到宁溪找“战寒爵”,沈恪还不冷不热地讽刺了句。

“战太太没把老公看住么?”

这话里,不乏有几分嘲弄的意味,算是在回讽没管住老公,让“战寒爵”当众摸了慕婉婉的臀。

宁溪面容一下子涨红,羞愧难当。

紧接着,她扬着脖颈往四周扫视了一圈,突然像发现了什么,惊声道:“沈先生不也没把老婆看住么……等等,慕婉婉怎么和我老公同时消失了?”

这句话就像一颗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面,掀起一层层的涟漪。

然后层层叠叠荡漾开去,不停地堆积,直到湖面部乱了……

“哎,沈太太好像真的和爵少差不多时间不见了哦?”

“刚才我看着沈太太也往电梯方向去了!天,该不会两人去做那种事了吧?”

“怎么可能!今天这是什么样的场合,爵少比谁都清楚,再说了,爵少可不是那种会偷情的人!”

“那可说不准,爵少还当众调戏了沈太太呢,毕竟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更何况这野花和家花还有表姐妹的关系呢,这种伦理的刺激,想想就热血沸腾……”

来宾们纷纷交头接耳,爆发了热议。

尽管声音压得很小,但架不住讨论的人多,现场的气氛登时变成了白热化。宁溪就像没听到这些议论,继续对着沈恪撒泼:“老婆呢?老婆到底去哪了!我早就觉得慕婉婉那个贱人,生性放浪,当初在外婆的生日宴上就能和勾搭在一起,如

果……如果她敢勾引我老公,我一定扒了她的皮!”

沈恪拳头攥得死紧,眼底阴鸷得像能滴水,但面上努力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战太太,没有证据的事,少在这里造谣!”

“小溪溪,我查到了……”此时,慕峥衍突然拿着一份监控视频,递给了宁溪:“老战二十分钟去了二楼的套房……”

宁溪一把夺过手机,迅速翻看监控。

然后哇一声就红了眼……

“表哥,快看!慕婉婉那个贱人也跟上去了……”

说着,她故意瞪了一眼沈恪,扭头就往楼上跑了。

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刚好沈恪和宁溪之间的距离隔着很近,手机这么一丢,直接丢到了沈恪的脚下。

沈恪低头一瞧,监控画面还在持续播放。

恰好是慕婉婉咬着饱满的下唇,含羞带怯地去往酒店二楼方向的画面,眼神不停地闪烁着,有心虚也有期待。

砰——

沈恪手里的红酒杯咔嚓一声被他直接捏爆了。

玻璃渣卡进他的掌心,鲜血直流。

服务员惊呼:“沈先生,的手流血了!”

“滚开!”沈恪顾不得流血的手掌,一手将服务员推开,怒气冲冲地也往楼上冲,那火冒三丈的样子,仿佛要吃人。

现场的媒体纷纷像嗅到了血腥味的猛兽,一窝蜂似的也要跟过来。

慕峥衍立刻给负责安保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一批批的保镖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堵在了楼梯口,拒绝任何人上楼。

可不能真的让媒体拍到照,那不是把战寒爵的脸摁在地上摩擦么?

……

二楼,酒店套房内没有开灯。

黑漆漆的,但空气中弥漫着很浪漫的茉莉花香。

香水像经过某些特殊的处理,让人闻着很舒服,又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老公?”慕婉婉推开门,猫一样嗫着身子,狐疑地喊道:“老公来了么?怎么不开灯……”刚才,她收到了沈恪的短信,约她来酒店这间房,还说给她准备了一份惊喜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