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18禁18禁视频播放器黄瓜免费

   小家伙就像案板上的咸鱼,不停地挣扎板动,战寒爵单臂箍着他都有些箍不紧。

   好在泳池中间到岸边并不算很远。

   战寒爵的速度也快,不过片刻,便扶着泳池栏杆上了岸。

   随着他上岸,一股股水流从他身上凝聚滴落。

   战寒爵反手将小家伙稳稳地放在地上。

   宁宝贝没料到他会突然将自己放在地上,挥舞着小拳头的动作落了个空。

   由于惯性,往后退了两步。

   大大的眼睁圆,一瞬不瞬地望着战寒爵。

   战寒爵衣服和裤子部湿透了,他很是自然地解开纽扣皮带,脱下身上的湿衣服,露出精壮健硕的腰身。

   完美的八块腹肌,宽肩窄臀,凌厉的黑眸充斥着上位者的倨傲。

   宁宝贝第一次看到这样喷张有力的身材,目瞪口呆……

   偷偷地捏紧拳头竖起手臂肌肉。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捏了捏,好像只有赘肉,没有大魔王那样健美的肌肉,好囧。

   “爵少,浴袍……”桑伯取来了男人的深色浴袍。

   战寒爵随意拢着,松松垮垮地系上腰上。

   拿过毛巾擦拭滴水的短发,一举一动都带着优雅……

   宁宝贝扁了扁小嘴巴,看着自己赤条条的身板,望向桑伯。

   桑伯已经摸清宁宝贝的脾气了。

   很快也取来了他的海绵宝宝睡衣,正打算往他身上套……

   “等等,为什么我的睡衣这么幼稚?”宁宝贝小手抵在海绵宝宝睡衣上,一脸嫌弃。

   桑伯怔住:“小少爷,你昨天不是还夸这件睡衣很可爱么?”

   宁宝贝从小和宁溪一起生活,宁溪希望儿子更童真,所以给他买衣服都偏向童趣味的,比如什么模型、字母图案、动漫人物画。

   宁宝贝待在战公馆久了,见不到宁溪,只好“睹物思人”,让桑伯去买了他以前住在橙海澜庭时的那些睡衣同款。

   之前看着是挺顺眼的,可现在看起来……

   怎么这么羞耻?

   “我要大魔王那一件!”他小手一扬,酷酷地说。

   桑伯不明白小家伙的心态,却还是温柔地哄着:“好好好,明天我就让裁缝给您量身定做,现在先把衣服穿上,不然一会感冒了。”

   宁宝贝摊开了身子,让桑伯给他穿好衣服,小手还似模似样地在腰间系了系带子,和战寒爵的动作如出一辙。

   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模仿能力是最强的。

   大人做什么,他也会下意识跟着做什么……

   战寒爵也擦完短发,靠在躺椅上,双腿交叠,慵懒地搭着。

   “说吧,你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宁宝贝屁颠屁颠地跑到挨着战寒爵的躺椅上靠着,双腿也跟着交叠,一副故作慵懒的姿态,撑着左边脸颊,巴巴望向战寒爵。

   “我要你解除对我出门的禁制,小孩子就是要多看多玩多跑,你把我闷在家里,我会闷坏的。”

   一大一小,如出一辙的动静和长相,简直太有爱了。

   桑伯偷偷地将父子俩对话的场景拍下来。

   画面定格,望着宁宝贝一边说着讨厌大魔王、一边又天真地模仿战寒爵,一颗心都快要被他萌化了……

   父子关系这么“融洽”,真是太难得了。

   “爵少,还有件事忘了告诉您。”桑伯突然又开口道。

   战寒爵淡淡启唇:“什么事?”

   “老宅那边来了消息,让您最近抽时间回去一趟,青柠小姐说想见见你。”桑伯也是之前才接到的电话,看父子俩玩得这么愉快,都不忍心打破气氛了。

   夏青柠是战寒爵的小姨,也是他最在乎的长辈。

   战寒爵以为是宁洋提出退婚,小姨有疑,沉吟道:“知道了,这周末回去。”

   正好有些话也要说清楚。

   ……

   宁溪长长地睡了一觉,下午才提起力气去接小家伙放学。

   和前几天一样,在校门口遇到同样来接孩子的家长时,她总会被当成明星家长,问长问短。

   时而询问如何教育出这样乖巧的孩子。

   时而要她的联系方式,打算私下交流育儿心得。

   时而还有家长代替闺女送东西给她家宝贝。

   母子俩回到家,宁溪整理宝贝的书包,毫无意外发现了两张粉色的信封。

   自从儿子上幼稚园开始,隔三差五就能收到这样的“表白”信。

   起初宁宝贝是直接丢了,但后来宁溪告诫儿子这样太不礼貌,他便不再丢掉,而是都背回了家。

   宁溪代替儿子,羞耻地看完了所有的信。

   其实小姑娘们连汉字都认不,句子也写不通顺,就是三两个音节,再送点小礼物,就相当于是表白了。

   宁溪将信一一放进箱子里,然后规规矩矩地准备婉拒的言语,既不会伤了小姑娘的脸面,也不会再让小姑娘误会,顺便还会再附赠一点她手工做的饼干或者零食什么的。

   晚上,宁溪正在整理宝贝的学习用具,就接到了尚品珠宝比赛负责人的电话。

   应该是初赛结果出来了……

   宁溪忐忑地接起电话:“您好,我是宁溪。”

   “宁小姐你好。”对方是个中年女人,声音不冷不热,完的公式化:“尚品珠宝设计比赛的初赛成绩内部已经出来了,您的作品非常优秀,在同期中综合评分排名第一……”

   宁溪心中惊喜,但又觉得对方的话没有说完。

   “谢谢。”

   “不必谢,因为很可惜,你的比赛资格已经被取消了。”

   取消资格?

   宁溪一怔,语调中带着浓浓的无法置信。

   “既然我排名第一,为什么取消我的比赛资格?”

   “你的作品已经证实是抄袭的,尚品珠宝公司对于抄袭者一概封杀,念在你是初犯,姑且只做警告,还希望你以后脚踏实地。”

   耳畔轰然炸开一朵烟花,宁溪捏着手机,追问道:“不可能!那份设计稿是我独立创作完成,绝对没有抄袭,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另一份设计稿投稿时间早于你数天,你别再狡辩了。”

   “能否告诉我那份设计稿的作者是谁……”

   嘟嘟。

   不等宁溪的话说完,对方已经切断了通讯。